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生物學論文 > 植物學論文

云南野生余甘子的分布、生境條件及保護利用

時間:2019-10-12 來源:農學學報 作者:段曰湯,瞿文林,宋子波 本文字數:10496字

  摘    要: 為系統總結回顧云南干熱河谷余甘子的保護和利用狀況, 制定合理的保護和利用對策, 通過對云南野生余甘子的利用價值、生境及分布特點、保護利用現狀等方面的資料進行分析和綜述, 總結了云南野生余甘子對生長環境條件的要求、主要分布區域及生境概況、群落分布特點、野生群落現狀等方面的研究結果。分析表明, 由于國家建設開發的需求及民間掠奪性的采伐, 云南干熱河谷野生余甘子種質資源群落在逐年減少, 野生余甘子的生存環境面臨著極大威脅。在以上分析研究的基礎上, 結合云南省余的實際情況, 提出了云南省干熱河谷野生余甘子進一步保護、開發的相應技術措施和方法, 為余甘子產業發展和種質資源的進創新利用提供保障。

  關鍵詞: 野生; 余甘子; 干熱河谷; 保護; 利用;

  Abstract: The paper aims to systematically review the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of Phyllanthus emblica L. in Yunnan dry-hot valley and formulate reasonable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plan. 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utilization value, habitat and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status of wild Phyllanthus emblica L. in Yunnan, we summarized the research results of Yunnan wild Phyllanthus emblica L. on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growth environment conditions, main distribution areas and habitat situation, population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wild population status and so on.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population of wild Phyllanthus emblica L. germplasm resources in Yunnan dry-hot valley is decreasing year by year due to the demand of national construction and exploitation and predatory harvesting, and the survival environment of wild Phyllanthus emblica L. is facing great threat. On the basis of the above analysis, we put forward the corresponding technical measures and methods for further protection and development of wild Phyllanthus emblica L. in Yunnan dry-hot valley, to ensu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dustry and the innovation and utilization of germplasm resources.

  Keyword: Wild; Phyllanthus emblica L.; Dry-hot Valley; Protection; Utilization;

  0、 引言

  余甘子 (Phyllanthus emblica L.) 又名滇橄欖、油甘子等[1],同時具備食用和藥用功能[2],是一種極具開發潛力的熱帶經濟樹種,在現階段系統總結回顧云南干熱河谷余甘子的保護和利用現狀,對有效保護和利用余甘子種質資源,制定余甘子可持續發展策略有著積極作用。

  余甘子在藏藥和古代印度醫療體系中有著很高的地位和利用歷史,現代醫學研究結果表明余甘子富含維生素C、類黃酮、單寧、超氧化物歧化酶等多種有效成分,在糖尿病、癌癥、潰瘍及貧血等疾病治療中具有重要作用[3,4,5]。日本學者1995年從余甘子中篩選出抗HIV-1成分[6],是艾滋病防治領域的重大突破之一。除食用和藥用外,余甘子能夠在貧瘠的土壤中頑強地生長,是目前中國進行低山丘陵綜合開發時采用的重要先鋒樹種之一[7],在生態治理、水土保持、采石礦區植被恢復和泥石流治理等領域發揮重要作用[8],對防止水土流失、改善生態環境起到積極的作用[9]。

  云南余甘子目前主要為野生狀態,人工種植面積不大[10,11],受經濟利益的驅使,余甘子生境遭到人類活動的干擾較為嚴重,尤其在道路建設、水利工程、土地開發、礦山開發、城鎮化發展等活動的過程中,野生余甘子群落受到嚴重的破壞,造成了普遍的植被破壞、生境退化和生物入侵,對余甘子生境保護和產業的可持續發展造成了嚴重影響[12]。

  云南野生余甘子主要分布在金沙江、瀾滄江、元江、怒江等流域的干旱或半干旱區域[13],由于該區域特殊的氣候環境條件,生態系統極為脆弱。因此,本研究期望在系統總結回顧云南干熱河谷余甘子保護和利用狀況的基礎上,針對該區域的特殊情況,提出野生余甘子資源的保護與可持續利用對策,形成可持續的余甘子合理保護和開發利用模式。
 

云南野生余甘子的分布、生境條件及保護利用
 

  1、 余甘子生長對環境條件的要求

  余甘子是典型的熱帶亞熱帶樹種,喜光、耐貧瘠,可在相對干旱或瘠薄的土地生長[14]。余甘子分布區一般表現出年均溫20℃以上,全年基本無霜,年降雨量600 mm以上的氣候特征,在沙壤土、紅黃壤土、磚紅壤和燥紅壤等土壤類型上都可以較好生長,但不適宜在鹽堿地種植,當土壤pH達8.0時,會表現明顯的營養缺乏[15]。雖然野生余甘子耐旱耐瘠薄,但若作為規模化產業開發,還是需要在土層深厚、疏松、排水良好的立地條件下種植才能確保豐產[15]。

  2、 云南野生余甘子的主要分布區域及生境條件

  2.1、 主要分布區域

  云南余甘子在省內五大水系均有廣泛分布[16,17],除迪慶州外,幾乎每個地州、市都有野生余甘子分布,是目前云南省不需作任何前期投入、貯量最大的野生資源,尤其是在中國金沙江干熱河谷地帶,大面積分布著余甘子的自然群落,其資源蘊藏量為2×104hm2[5]。據中國林科院資源昆蟲研究所陳玉德、李昆等[13,18]的調查,干熱河谷是云南省內大部分野生余甘子資源的主要分布區和蘊藏地。云南省內金沙江、怒江、瀾滄江、元江、把邊江等水系流經的高山峽谷內海拔1600 m以下的河谷山區及壩區均有雜灌木和暖熱性稀樹灌草叢的分布和富集[19,20,21]。各大流域低熱河谷地區,熱量充沛,但降雨量小,蒸發量大,土壤瘠薄,其他植物很難生長或生長不良,但對于喜溫耐旱、耐瘠薄的余甘子卻是良好的生長環境[13,22]。

  2.2、 主要分布區域的自然環境概況和分布特點

  2.2.1、 自然環境概況

  云南野生余甘子主要分布在金沙江、瀾滄江、元江、怒江等干熱河谷區域。干熱河谷是一類四周被濕潤環境包圍,下部較干旱、溫度較高,使水熱條件配合呈現出“干”和“熱”特征的獨特河谷生態景觀[23]。其特點是降水干濕季分明、水熱組合失衡、熱量高、降水少、蒸發強烈[24]。經過長期演化,干熱河谷成為鑲嵌在亞熱帶濕潤與半濕潤氣候背景中的河谷型干旱區域,是中國一類獨特的生態系統。干熱河谷的氣候、植被、土壤等都具有鮮明的特點[25],其植物區系和植被類型與中國同一緯度其他區域的植被之間存在顯著差異[26]。并且在長期人為活動干擾下,干熱河谷植被普遍稀疏、低矮并處于脆弱退化狀態[27]。

  以云南省為主體的中國西南縱向嶺谷區[28]北高南低的山原地貌[29]是該區域景觀的突出特征之一。高原隨海拔有差別地上升和河流切割形成不同的格局分布體,多寬廣盆地,海拔在1600~1900 m上下;中南部殘留高原面多小型山間盆地,海拔一般為1200~1400 m;南部的較大型河谷盆地則分布于海拔500~900 m范圍內[30]。云南干熱河谷集中分布于怒江、瀾滄江、金沙江以及元江(紅河)流域峽谷內,橫跨5個經緯度,地勢順應江河流向北高南低、西高東低,海拔沿河流自上而下逐漸降低,屬典型的江河兩側高中山峽谷地貌,形成了河谷地帶獨特的氣候環境[31]。

  “既干又熱”是干熱河谷的基本氣候特征[32]。在干和熱的水熱配比上,“干”者應屬于干旱至半干旱氣候。干旱氣候的全年蒸發量應大于降水量的3~6倍[33],半干旱氣候則全年蒸發量應大于降水量1~3倍;“熱”者需要熱至半熱的氣候,熱氣候應有年均溫>20℃,日均溫>10℃且年積溫>7000℃的水平,半熱氣候應有年均溫16~19℃,日均溫>10℃且年積溫5500~7000℃的水平。張榮祖等提出的干熱河谷氣候指標[34],金沙江流域的元謀龍川江段,紅河流域的元江壩區為干熱河谷氣候的典型代表。

  2.2.2、 野生余甘子的分布特點

  根據陳玉德,李昆等的調查[13,18,35],云南野生余甘子主要就分布在水土流失嚴重、生態環境脆弱的干熱河谷區域,海拔1700 m以下地區一般有較集中成片的余甘子林分布,但在更高海拔的地區則以零星分布為主,而在海拔高于1980 m及以上的地區則較少有余甘子生長或分布。且余甘子因為所處海拔位置的不同在適生海拔區間內的分布密度也有差異,由低到高表現出“稀疏—密集—稀疏”的漸變過程。綜合現有文獻,余甘子在海拔600~1700 m之間均有分布,但是不同流域(水系)之間的海拔地點差異很大,且在一些河流寬闊,臨水山腳較難看到集中成片的余甘子,反而在山坡中部有集中分布。根據段曰湯、瞿文林等在怒江干熱河谷高黎貢山東坡的調查,余甘子在700~1000 m海拔范圍內零星分布,集中成片分布范圍在1100~1500 m范圍內,1600~1800 m海拔范圍內零星分布,在高黎貢山東面余甘子最高分布海拔高度1898 m,海拔高度達1800 m以后,生長勢減弱,結果能力降低。

  3、 野生余甘子林面臨的現狀

  3.1、 生物技術的發展及余甘子加工工藝的提升

  隨著生物技術的發展及余甘子加工工藝的提升,人類對余甘子的認知程度發生了重大變化,余甘子飲料、果脯、含片等加工產品應運而生[36],致使余甘子鮮果價格逐年上升,而云南目前人工種植余甘子面積不到1400 hm2,大部分果實從野生林中獲取,由于利益的驅使,野生余甘子受到掠奪性采摘,脆弱的干熱河谷生態環境受到嚴重的破壞,野生余甘子種群的生產能力逐年下降。

  3.2、 道路建設

  當前,公路建設在國民經濟發展中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據《中國生態問題報告》,交通基礎設施建設與水利工程建設已經成為我國破壞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因素[37]。干熱河谷區域一方面因為經濟欠發達、公共基礎設施相對落后,是過去20年國家投入的重點,成為交通基礎設施快速發展的重點區域;另一方面,該區域是中國余甘子資源的集中分布區,因而普遍面臨保護與發展的矛盾。擁有全國最長公路里程的云南省[38],2015年各級公路已達23.6萬km,其中農村公路總長19.7萬km。大規模的道路建設對野生余甘子種群的保護和培育造成了負面的影響。

  3.3、 水利工程與土地淹沒

  西南干熱河谷因其獨特的高山峽谷地貌,有利于水電站建設工程選址。很多西南片區的大型水電工程多位于干熱河谷區[39]。由于大河上游來水量大,加上干熱河谷段地形落差大,水能資源十分豐富。云南境內的金沙江建有8座巨型梯級水電站[40],在瀾滄江云南省境內干流河段也規劃了14座水電站[41],隨著這些水電工程的逐步實施,干熱河谷敏感脆弱的生態系統將面臨更為強烈的干擾。水電工程對當地環境有一定的正面影響,但負面影響也很顯著,主要包括:(1)水庫建成后形成大面積永久性水域,對干熱河谷生態系統及其特有物種的生境造成巨大損失。(2)因為區域降水和水庫水位的周期漲落,庫區消落帶植被和土壤環境都遭到嚴重破壞。(3)由于原來適應陸生環境的植物種被淹沒而消亡,而水生物種大多又不適應消落帶周期性淹沒的生境,導致消落帶往往大面積裸露,生態系統結構簡單化,穩定性差[42]。(4)水庫建設產生大量移民,在干熱河谷區內的移民安置區建設和后期不可避免的二次土地開發對脆弱的生態系統也會帶來嚴重威脅[43]。

  3.4、 礦山開發

  干熱河谷地區地質基礎復雜,礦產資源豐富多樣。如瀾滄江流域蘭坪金頂鉛鋅礦儲量在1992年分別占中國及云南省鉛儲量的7.5%和47.35%,鋅儲量的13.9%和65%[44]。怒江河谷貢山縣茨開至丙中洛段富存高品位的鎢、錫、羊脂玉等礦產[45]。金沙江下游的攀西和三江巨型成礦帶儲藏著豐富的鉛、鋅、鐵、銅、煤、磷等礦產[46]。雅礱江河谷九龍段則儲有銅、鉛、鋅、鈹、鎢、金等20余種礦產資源[47],尤以銅、鉛和鋅儲量多,品位高,具有較高的開采價值。礦產資源開發對環境的影響主要是開采過程對地表和植被的破壞,以及開采、加工過程產生的環境污染,使大量的野生余甘子群落遭受破壞。

  3.5、 城鎮發展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至今,建筑面積擴張的現象在所有流域的干熱河谷區均較為顯著,盡管建筑區總面積的比例并不大,但也反映了城鎮化過程的不斷發展。隨著城鎮擴張,對未開墾土地、原有的林地和未利用土地以及耕地造成威脅和破壞的趨勢日益加重[48]。

  3.6、 土地開墾

  由于干熱河谷充足的光熱優勢,成為近年來土地投資和開發的熱點[49,50],有限的土地資源已滿足不了投資商的需求,許多投資者和商會在集體或國有的次生林地上進行大面積的開墾,致使大面積的野生余甘子林遭受毀滅性的破壞,如金沙江干熱河谷區的元謀縣境內近10年來新開墾的土地達8000 hm2,而這些區域都蘊藏著零星或成片的野生余甘子林,大面積的開墾不僅對相對穩定的生態系統帶來影響,也給余甘子棲息地的水資源供給造成較大的困難。

  4、 野生余甘子資源的保護與可持續利用對策

  4.1、 野生余甘子種質資源及和群落的保護

  一是在云南的金沙江、瀾滄江、紅河、怒江等余甘子分布密集的區域建設一至多個自然保護區,通過人為干預限制人、畜活動,保護野生余甘子資源;二是有必要在云南干熱河谷區建立專業余甘子種質資源保護圃,對不同區域、不同海拔高度、有特異性的野生余甘子資源進行收集保存,特別是土地開發、水電站建設、土地開墾、公路建設等對余甘子棲息地造成影響或破壞的生產和建設活動區域內的野生余甘子資源收集到種質圃內進行保存,如金沙江流域在建的大型水電站—烏東德電站建成后淹沒的土地面積上萬畝,僅元謀境內新增加水面積2000 hm2以上,電站建成后,大面積的野生余甘子資源面臨消失,因此,在庫區關水前有必要對該區域的特異資源進行收集、保存;三是加大人工種植面積、提高產量滿足市場需求,降低野生余甘子生存的壓力;四是加大宣傳、教育力度,提高群眾的保護意識;五是對連片的野生余甘子群落進行保護性開發。

  4.2、 可持續利用對策

  科學、合理的對野生余甘子群落進行改造,提高群落的產出,加大人工種植面積是野生余甘子保護和可持續利用的重要手段。

  4.2.1、 野生余甘子群落的改造提升

  云南干熱河谷野生余甘子分布密集,有的區域或地段10 m2密度范圍內就分布著3~4株野生余甘子,這種連片有一定規模的林地在幾個干熱河谷區隨處可見,由于處于自然生長狀態,缺乏管護,產出率較低。在原有植被和生態類型不做大的變動情況下,通過科學、合理的手段和方法,可以對干熱河谷的野生余甘子林進行改造。

  (1)改造的主要方法和措施。

  一是清除余甘子林間雜木。

  二是根據野生余甘子的分布情況確定修筑簡易等高臺地或是魚鱗坑,在余甘子比較密集的緩坡上可根據余甘子的大致分布情形順勢修筑簡易臺地,臺地外高內低,可利于徑流的攔截,在余甘子較為稀疏的地段修筑魚鱗坑。

  三是砧木的選擇及處理,修筑的臺地上野生余甘子生長密集,可按照3 m左右的株距選留地徑低于5 cm的野生余甘子作為砧木進行嫁接,砧木高度為30 cm左右,多余的野生余甘子及時清除。

  四是嫁接改造,余甘子嫁接時間掌握得好,成活率達90%以上,余甘子新芽未萌發前(2月底3月初)是嫁接的最佳時期。

  五是品種選擇,嫁接品種可根據需求或利用目標選擇,云南近年從野生余甘子中選育盈玉和高黎貢山糯橄欖[51]2個品種,盈玉品種水分多、色澤鮮亮、單果大,平均單果重30 g左右,適合生態觀光旅游園區選擇的主要品種之一,高黎貢山糯橄欖產量高、果實大小均勻,適合鮮食和規模化種植。另外,近年來從廣西、福建、廣東引進的部分余甘子品種[52]在云南各適宜區表現良好,可根據需求選擇適宜的品種。

  六是加強管理,野生余甘子林內昆蟲較多,切干后樹體內部分水分外溢,螞蟻等部分害蟲會咬破嫁接膜吸食水分,嚴重影響嫁接成活率。因此,嫁接完成后及時對砧木、接穗及周邊環境噴殺蟲藥1次,間隔6~7天再噴1次,保證嫁接膜完好,不被昆蟲咬破;對砧木上萌發的枝芽及時抹除,50天后對接穗上抽生的多余枝條進行選擇性的抹除,每個接穗上選擇1~2個直立性好、粗壯、無病蟲害的枝條培養新的主干,當新主干長到120 cm左右高時及時斷頂促進側枝的萌發和抽生,培養新的主枝,為豐產樹形的培養打好基礎。

  (2)改造后水肥的管理。水肥管理是野生余甘子林改造后取得豐產的關鍵。余甘子多分布于干熱河谷區域,干熱河谷降雨量小,蒸發量大,雨水集中在6—9月,余甘子花期為3月初,是一年中較為干旱的時節,4—5月是果實膨大初期,在這幾個關鍵時期余甘子樹體急需水分補充才能保證當年有較高的產量。因此,在3—5月保證每月能夠灌溉1次。肥料的有效供給是產量和質量的保證,干熱河谷區余甘子花期和果實膨大初期不提倡施肥,建議在果實膨大中期(即6—7月)重施1次,以有機肥和復合肥為主,9—10月每月噴施磷酸二氫鉀1~2次,保證果實外觀光亮、光滑,提高品質,在采果結束重施復合肥1次。

  (3)改造后土壤的管理。野生余甘子林地土層淺、肥力低,特別是通過臺地和魚鱗坑的修筑后,部分表土和養分丟失,因此,對土壤的保護和肥力的培植是改造后的余甘子林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其主要措施為:在臺地和地埂上、魚鱗坑周圍種植熱帶牧草,牧草品種以柱花草和紫花苜宿為主,花期刈割后回填到余甘子種植臺地和魚鱗坑內或刈割后直接對臺地和魚鱗坑進行覆蓋。有條件的基地可種養殖結合,把產生的農家肥回歸土地。通過以上措施的實施可以有效控制水土流失,使土壤結構、土壤肥力得到明顯的改善,為改造的余甘子林高效持續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

  (4)主要病蟲害的防控。危害余甘子的主要病蟲害有吹棉蚧、星室木虱、蛀果野碟、金龜子成蟲、星天牛幼蟲、煤煙病、炭疽病等。經過多年的觀察這些病蟲害在云南余甘子種植區都會發生,發生的幾率、危害程度與種植地環境條件、管理水平、種植品種密切相關,因此病蟲害的防治應結合實際,以防為主,對癥下藥,物理、化學、生物防治相結合。

  4.2.2、 余甘子采收

  改造后的余甘子林第2年就會開花結果,第3年進入初產期,第4年進入豐產期,成熟期與種植環境、管理水平、栽培品種關系密切。在云南干熱河谷區成熟期主要集中在10—12月,部分從華南地區引入的品種8—9月成熟,比云南本地種提前2—3月。對同一品種而言,低海拔地區比高海拔地區成熟期提前,因此,采摘時間應靈活掌握,做到適時采摘。余甘子外果皮較薄、枝條脆,易受到傷害,不論采用人工或機械采摘都要做好果實和植株的保護措施,這樣才能保證當年的果實質量和可持續增產。

  5、 結論與討論

  作為一種藥食兩用植物,余甘子有著很好的開發潛力和利用價值。相比中國其他省份,云南省余甘子有著資源貯量大、資源類型豐富等特點。干熱河谷獨特的水熱條件特征和河谷生態環境為余甘子的生長帶來了豐沛的光熱條件,但也由于其特殊的地域性面臨著非常嚴重的水土流失、生態環境脆弱等生態和環境問題,加之交通、信息和能源等基礎設施薄弱,導致了干熱河谷區的社會經濟發展相對滯后。

  余甘子是幾種在干熱河谷適應性非常好的鄉土植物之一,在國家進行道路建設、水利工程及土地淹沒、礦山開發以及城鎮化發展等大型建設項目時往往會對余甘子生境造成很大的破壞,很多優質、未開發的余甘子種質資源也就隨之湮滅,建立專業的余甘子種質資源圃可以對余甘子種質資源收集薄弱,以及即將開展重大工程的區域進行集中調查研究,將具有研究及和開發潛力的異質資源在種質圃內進行妥善的異地保存,可以為余甘子種質資源的深入研究、創新利用和核心種質構建奠定堅實的物質基礎。同時加強野生余甘子資源群落的保護,建立自然保護區,并在廣大適生區推廣野生余甘子林改造和人工種植技術,可有效減少甚至杜絕民間對余甘子的掠奪性采伐,使得余甘子種質資源維持在相對穩定的群落水平,確保其可持續增長。

  在綠色經濟時代,隨著綠色生產生活成為人們的共識,生態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已經是一種互促共進的關系。針對云南野生余甘子主要分布的金沙江、瀾滄江、元江、怒江等各大流域干熱河谷區域的特殊情況,科學、合理的對野生余甘子原生群落進行改造,同時在干熱河谷內占有很大面積的旱坡地推廣余甘子人工種植,可以為原本就土地資源匱乏、干旱、貧瘠的干熱河谷區域創造一個良性循環的生態經濟,可有效促進野生余甘子資源可持續利用。這將會極大促進云南干熱河谷生態環境的改善,實現區域經濟由傳統粗放增長方式向新興綠色發展方式轉變,對加快區域生態恢復、消除貧困、促進地方經濟發展均有著重大意義。

  參考文獻

  [1]楊順楷, 楊亞力, 楊維力.余甘子資源植物的研究與開發進展[J].應用與環境生物學報, 2008, 14 (6) :846-854.
  [2]陸華.衛生部公布的87種藥食同源品種的藥性和食性與五行分類研究[J].光明中醫, 2013 (7) :1493-1494.
  [3]王輝.余甘子的化學成分和藥理作用研究進展[J].中國現代中藥, 2011 (11) :52-56.
  [4]劉延澤, 李海霞, 許利嘉, 等.藥食兼用余甘子的現代研究概述及應用前景分析[J].中草藥, 2013, 44 (12) :1700-1706.
  [5]夏泉, 孔杰.傳統藥物余甘子的民族藥學研究[J].中國中藥雜志, 1997, 22 (9) :3-6, 13, 62.
  [6] S, e L-Mekkawy, MR, Meselhy, IT, Kusumoto, et al. Inhibitory effects of Egyptian folk medicines on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 reverse transcriptase[J].Chemical&Pharmaceutical Bulletin, 1995, 43 (4) :641-648.
  [7]陳寶昌.干熱河谷地區造林先鋒樹種——余甘子[J].林業調查規劃, 2004, 29 (zl) :289-290.
  [8] 張春華.金沙江干熱河谷造林樹種生態適應對比研究[D].昆明:西南林業大學, 2006.
  [9]劉鳳書, 侯開衛, 李紹家, 等.余甘子的保健價值及開發利用前景[J].自然資源學報, 1993, 8 (4) :299-306.
  [10]郭林榕, 金光, 熊月明.福建野生余甘子種質資源利用現狀[A].中國園藝學會第七屆青年學術討論會[C].中國山東, F, 2006.
  [11]方嘉興.野生余甘子的初步研究[J].經濟林研究, 1996 (S1) :16-20.
  [12]代正福.余甘子在金沙江干熱河谷生態系統中的效益和綜合利用的研究[J].熱帶作物科技, 1990 (5) :28-31, 38.
  [13]陳玉德, 李昆, 楊成源, 等.余甘子在云南的自然分布及野生類型[J].云南林業科技, 1990 (4) :42-48.
  [14] 熊儀俊.余甘子不同生態型特征與分化初步研究[D].北京: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 2003.
  [15]嚴俊華, 羅敬萍.金沙江干熱河谷雨養栽培余甘子的栽培技術[J].云南熱作科技, 2000 (01) :24.
  [16]吳睿, 谷勇.云南野生余甘子單株選優的協方差分析[J].林業調查規劃, 2002, 27 (3) :4-8.
  [17]明慶忠, 史正濤, 鄧亞靜.云南高原水系演化與三江并流形成研究[A].中國地理學會2007年學術年會論文摘要集[C].F, 2007.
  [18]李昆, 陳玉德, 谷勇, 等.云南野生余甘子果實類群及其分布特點研究[J].林業科學研究, 1994, 7 (6) :606-611.
  [19]高文學, 王志和, 周慶宏, 等.金沙江干熱河谷稀樹灌草叢植被恢復方式研究[J].林業調查規劃, 2005, 30 (3) :87-91.
  [20]金艷強, 李敬, 張一平, 等.元江干熱河谷稀樹灌草叢植被碳儲量及凈初級生產力[J].生態學報, 2017, 37 (17) :5584-5590.
  [21]金振洲.云南熱帶、亞熱帶山地灌草叢植被特點及利用途徑[J].植物生態學報, 1986, 10 (2) :81-89.
  [22]楊濟達, 張志明, 沈澤昊, 等.云南干熱河谷植被與環境研究進展[J].生物多樣性, 2016 (4) :462-474.
  [23]何永彬, 朱彤, 盧培澤.云南干熱河谷農業干旱和對策研究[J].熱帶地理, 2003, 23 (2) :154-157.
  [24]何永彬, 盧培澤, 朱彤.橫斷山——云南高原干熱河谷形成原因研究[J].資源科學, 2000, 22 (5) :69-72.
  [25]何科昭, 何浩生, 蔡紅飆.滇西造山帶的形成與演化[J].地質論評, 1996 (2) :97-106.
  [26]金振洲, 歐曉昆, 周躍.云南元謀干熱河谷植被概況[J].植物生態學與地植物學學報, 1987 (04) :308-317.
  [27]鐘祥浩.干熱河谷區生態系統退化及恢復與重建途徑[J].長江流域資源與環境, 2000, 9 (3) :376-383.
  [28]吳紹洪, 戴爾阜, 何大明.我國西南縱向嶺谷區環境與發展問題初步研究[J].地理科學進展, 2005, 24 (1) :31-40.
  [29]周樂福.云南土壤分布的特點及地帶性規律[J].山地學報, 1983 (4) :33-40.
  [30]姜漢僑.云南植被分布的特點及其地帶規律性[J].植物分類與資源學報, 1980, 1:24-34.
  [31]湯懋蒼, 沈志寶, 陳有虞.高原季風的平均氣候特征[J].地理學報, 1979 (1) :33-42.
  [32]歐曉昆.云南省干熱河谷地區的生態現狀與生態建設[J].長江流域資源與環境, 1994 (3) :271-276.
  [33]鄭科, 郎南軍, 郭玉紅, 等.元謀干熱河谷降雨、溫度、蒸發量的監測分析[J].西部林業科學, 2005, 34 (3) :000057-000062.
  [34]張榮祖.生物態地理學.橫斷山區干旱河谷[M].北京:科學出版社, 1992.
  [35]李昆, 陳玉德, 馬顯達, 等.云南楚雄和臨滄野生余甘子分布及其果實成分的研究[J].北京林業大學學報, 1994, 16 (S2) :29-32.
  [36]陳建白.余甘子的食品功能性及產品開發[J].熱帶農業科技, 2000 (3) :20-22.
  [37]沈澤昊張, 胡金明, 韓杰, 楊濟達, 應凌霄.西南干旱河谷植物多樣性資源的保護與利用[J].生物多樣性, 2016, 24 (4) :475-488.
  [38]張長生.云南公路總里程全國第一[J].中國公路, 2005 (21) :53-55.
  [39]李少麗, 豐瞻, 王宇.恢復生態學理論在西南重大水電工程區生態修復中的應用探討[J].災害與防治工程, 2007 (2) :74-80.
  [40]王旭, 楊偉利, 蔡衡.金沙江中游梯級水電站集控中心規劃研究綜述[J].水力發電, 2015, 41 (5) :40-43.
  [41]路士彬.瀾滄江中下游河段具有建設水電站優越的工程地質條件[J].云南水力發電, 1988 (3) :24-30.
  [42]穆軍, 李占斌, 李鵬, 等.金沙江干熱河谷水電站庫區消落帶的生態重建技術初探[J].水土保持通報, 2008, 28 (6) :172-176.
  [43]林霖.水庫后靠安置地區災后經濟恢復與發展——以青川縣營盤鄉為例[J].經濟研究導刊, 2011 (1) :148-150.
  [44]董海京, 曾廣權.瀾滄江流域礦產資源開發的環境保護對策[J].云南環境科學, 1996 (3) :32-35.
  [45] 李永森, 周偉勤, 陳文明, 等.怒江—瀾滄江—金沙江地區重要金屬礦產成礦特征及分布規律[M].地質出版社, 1986.
  [46]王建偉, 郭科, 劉紅軍, 等.西部地區主要礦產資源優劣及保障程度:以攀西為例[J].地質科技情報, 2014 (4) :143-148.
  [47]李璇瓊, 李永樹, 盧正.礦產資源開發的重金屬污染分布特征研究——以雅礱江流域某銅礦區為例[J].礦產保護與利用, 2016 (1) :56-63.
  [48]李苗裔, 王石英, 蔣容, 等.干熱河谷區土地利用/覆被和景觀格局變化分析——以得榮縣為例[J].四川農業大學學報, 2012, 30 (1) :60-66.
  [49]張映翠, 朱宏業, 吳仕榮.金沙江干熱河谷土地資源及其開發潛力[J].山地學報, 1996 (3) :188-193.
  [50]楊子生, 賀一梅, 李云輝, 等.近40年來金沙江南岸干熱河谷區的土地利用變化及其土壤侵蝕治理研究——以云南賓川縣為例[J].地理科學進展, 2004, 23 (2) :16-26.
  [51]龔發萍, 楊升, 蔣華, 等.滇橄欖新品種高黎貢山糯橄欖的選育[J].中國果樹, 2014 (03) :14-16.
  [52]劉雄芳, 李太強, 李正紅, 等.重要食藥兩用植物余甘子遺傳改良研究進展[J].分子植物育種, 2018 (07) :2300-2305.

    段曰湯,瞿文林,宋子波,趙瓊玲,馬開華,金杰,方海東,雷虓,沙毓滄.云南野生余甘子保護及開發利用[J].農學學報,2019,9(09):49-54.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五子棋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