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文藝美學論文

中國的頹廢藝術派及其作品與審美藝術

時間:2014-08-20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8315字
論文摘要

  頹廢是西方象征主義的重要范疇,被賦予美學新義。西方文學較先使用頹廢(Décadent)這個詞的是法國批評家德西雷·尼扎爾,1834 年他以此批評浪漫派過分注重細節和雕琢而破壞了整體。后來象征主義頹廢文學接受這個批評,并將其“雕琢”內涵發展為“精致”。19 世紀 80 年代,法國出現頹廢主義文學。一些詩人創辦《頹廢》(Décadent)雜志。在巴黎出現的“頹廢派”事實上是象征派的前身,蘭波、魏爾倫參與其中。

  當時《Décadent》雜志馳名文壇,聲譽鵲起,活躍于巴黎拉丁區的青年詩人無不自豪地宣稱自己是 Décadent,“頹廢派”引領時代潮流,搖身變為一個毫無貶義的先鋒詞匯。戈蒂埃 1868 年為《惡之花》所寫的序言里,第一次將這個詞賦予褒義,激賞、贊許頹廢文體。頹廢文學構成對經典或傳統文學的修正和挑戰,否認理性的價值,主張個性的極端自由,崇尚感官本能的放縱,追求藝術上的精致,是審美現代性追求的表現。

  上世紀 20 年代,頹廢風伴隨西方現代文藝新潮吹來中國,對新詩創作和詩學建構產生深遠影響。頹廢是一種藝術精神和價值取向,但崇尚本能的放縱,在極端的感官享樂中體現精神的純粹性。中國現代詩學立足于現實語境,受制于東方因子,大多將“頹廢”闡釋為墮落、怪誕,而不是訴諸先鋒性、唯美性。作為一個中國現代詩學概念,頹廢逐漸剝離原本涵義而呈現一種本土化的態勢。①自李歐梵《漫談中國現代文學中的“頹廢”》、解志熙《美的偏至》②始,不少學者關注頹廢問題,但是大多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解釋頹廢產生的原因,將頹廢研究意識形態化的偏向。原本一個藝術至生活都追求精致和純粹、引領潮流的文藝范兒,卻被“非藝術化”論說,出現嚴重錯位。為數不多的,超脫社會學羈絆的文藝研究,側重文藝創作和理論,很少將藝術與生活、文本與人本結合起來。頹廢不僅是一種審美追求和藝術精神,而且是一種生活態度和價值取向,而頹廢藝術家———“蕩子”身上集中體現了這種精神和取向。

  一、《金屋》的頹廢之花

  “蕩子”dandy 意義有二:一是華麗、時髦;二是指 19 世紀后期英國和法國頹廢派的一種矯揉細膩的文藝風格。由此,可見 dandy 絕非指一般意義上的“花花公子”、“紈绔子”;dandy 所代表的主要是貴族階層中的藝術氣質濃厚的群體,與漢語中好吃懶做、游手好閑的敗家子式的“紈绔子”有別。郭宏安《波德萊爾美學論文選》將波德萊爾的 dandy 譯為“浪蕩子”③,李歐梵《上海摩登》、《現代性的追求》將之譯為“浮紈”、“美男子”。④據此,我們覺得不如將 dandy 翻譯為“蕩子”,這樣音義兼收。

  頹廢藝術家多將藝術理想生活化,“為藝術而生活”,視生活為“最偉大的藝術”。他們衣著講究,儀表堂堂,談吐不俗,性格乖僻,放蕩不羈,盡情享受,生活方式和行為方式表現出較濃的藝術氣質。中國古代有不少氣質型藝術家,被近人稱為頹廢派之蕩子。譬如,徐嘉瑞《頹廢派之文人李白》將李白的喝酒與法國頹廢派“聚集在巴黎咖啡店痛飲徹夜”相提并論,說李白的生活和頹廢派“很類似”,追求官能刺激。⑤朱右白《中國詩的新途徑》認為唐代詩人的思想不出儒派(杜甫)、仙俠派(李白)、山林派(王維、孟浩然)、頹廢派(杜牧)等四派,學李白不能得其真正思想便流入頹廢派,頹廢派“風流放誕,毫無拘束”。⑥中國現代則不乏其人。1923 年 9 月,郁達夫在《創造周報》發表長文《the yellow book 及其他》,介紹了頹廢派核心刊物《黃面志》和英國頹廢派詩人、藝術家比爾利茲(Aubrey beardsley)、道生 (Ernest dowson) 和約翰·戴維森(Johndavidson)等。郁達夫稱比爾利茲是“天才畫家”、“空前絕后”,他“使《黃面志》的身價一時高貴”。

  郁達夫與病態的、沉溺肉體甚至有些墮落的比爾利茲等頹廢派藝術家在精神上有相似之處。

  無疑,郁達夫作為中國現代頹廢文學的始作俑者,很大程度上以《黃面志》及比爾利茲的作品為靈感之源。當時茅盾稱其為“狄卡丹”(decadant)。之后,更多的另類文藝青年自甘“墮落”,打出“頹加蕩”旗幟,聚集在唯美頹廢傾向的群體“綠社”、“幻社”等周圍,以《獅吼》、《聲色畫報》、⑦《金屋月刊》為園地,以金屋書店為核心,追求官能刺激,營造肉和色的藝術。他們宣稱要打倒淺薄、頑固和有時代觀念的工具的藝術,要“用人的力的極點來表現藝術”。⑧他們是唯美主義者,藝術方式和生活方式傾心并接近頹廢派,主要代表有“獅吼”、“幻洲”、“綠社”、“金屋”等群落的滕固、葉靈鳳、邵洵美以及章克標、林微音、騰剛等。

  滕固(1901-1941),字若渠,上海寶山人。出身書香門第,自幼聰穎,跟父親學習古文和古詩,《秋祭》是他少年最早的詩作“下曝光千萬卷,門前種菜兩三畦,劇憐詩酒風流盡!空先舊題”。“五四”后不久,他從上海美術專門學校畢業東渡日本,入東京帝國大學學習美術考古,兼習哲學。期間與郁達夫過從甚密。1922 年回國,加入文學研究會,為第 50 號會員。他一邊和沈雁冰、陳大悲等組織民眾戲劇社,編輯《戲劇》月刊,一邊又熱心參加創造社的活動。他的成名小說《壁畫》寫性愛的一廂情愿的苦悶,最初就刊載于 1922 年 11 月的《創造季刊》1 卷 3 期。1926年,滕固與邵洵美、章克標、方光燾、張水淇、黃中、藤剛等同聲相乞,成立“獅吼”社,創辦《獅吼》半月刊。1927 年上海光華書局出版滕固的《唯美派的文學》,是我國最早介紹西方唯美主義的著作之一。上世紀 30 年代初,滕固告別文學,赴德國留學,獲柏林大學哲學博士學位。回國歷任南京金陵大學、廣州中山大學教授、中山文化教育館美術部主任、昆明國立藝術學院院長、國民政府行政院僉事等。

  章克標回憶說:“獅吼”社以滕固為中心,也許不是什么集團而只是烏合之眾,各人思想傾向恐怕也不完全相同,精誠團結更談不上。當時比較流行的世紀末趨勢,叫做唯美主義,也叫做頹廢派,引進了許多西洋唯美主義作家,如王爾德、魏爾倫、波德萊爾等等,我們也被迷惑了。那是西方在上個世紀末的一股潮流,否定傳統思想,主張改革舊風俗、舊習慣,是有些反抗精神,但是勇氣不夠,毅力不足,因而墮入頹廢消沉,所以是不健康的。歐洲的這股世紀末文藝風氣傳播到東方來,日本也有這流派的人,中國則開花在我們這些人身上了。對現實社會不滿,缺乏正面對抗的勇氣而采取逃避現實的辦法,用自我麻醉來達到目的,就是此種表現、此種流派了,也有人為好奇而來,糊里糊涂跟著興風作浪。總之是反對現實社會,同一般人的觀念力求相反,以善為惡、以惡為善,以美為丑、以丑為美,說要從惡中發掘出善來,從丑中找出美來,化腐朽為神奇,出污泥而不染。相信“惡之華姣艷,盜賊中有圣人”,就是這一種思想傾向、作風做法,正同爛腳鐵拐李是真仙一樣。⑨葉靈鳳是一個與頹廢精神相通的“另類”作家。葉靈鳳(1904-1975),江蘇南京人,原名韞璞,常用名“葉林風”、“霜霞”、“佐木華”、“LF”等。1925 年,還是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學生的葉靈鳳,因為創造社出版部人手短缺,加入創造社,與周全平、洪為一起,參加《洪水》半月刊的編務。真正有影響的是次年他與潘漢年主編《幻洲》。1929 年,葉靈鳳還作為主編之一編辦過《小物件》,這份雜志只有 1 寸多寬 2 寸多長,四五十頁,用道林紙印,封面插圖皆講究,可能是新文學歷史上開本最小的刊物了。

  “與眾不同”是葉靈鳳和潘漢年主編的《幻洲》的特色:四十八開橫排特型本,體例分上下兩部,上部為“象牙之塔”,多唯美的創作;下部為“十字街頭”,多駭俗言論。更標新立異的是,他們竟然提倡“新流氓主義”,認為“生在這種世界,尤其不幸生在大好江山的中國,只有實行新流氓 ism,方能挽狂瀾于既倒”;“新流氓主義,沒有口號,沒有信條,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認為不滿意的就奮力反抗”。⑩潘漢年更多地將“新流氓主義”引向革命和階級斗爭,葉靈鳳則多偏向文學一臠。葉靈鳳公開聲稱自己的小說全是“象牙塔里的文字”。他翻譯過王爾德鼓吹“藝術家是美的創造者”的《格雷畫像序》和闡述藝術觀念的《謊言的衰朽》(The Decay of Lying)。王爾德《心意集》談到倫敦的迷霧演繹出藝術活動如霧如夢一般的特征,以及如同謊言一樣“自己欺騙自己”的過程。葉靈鳳的《霧》受到王爾德的啟發,顯示唯美傾向。葉靈鳳曾經因為宣揚比爾利茲的圖畫而招致魯迅謾罵。

  《女媧氏之遺孽》是葉靈鳳成名作,曾入選鄭伯奇編選的《中國新文學大系小說三集》。小說寫的是一個已婚女子誘惑青年在校學生的愛情故事。這類題材趣味似乎像張資平,但唯美主義導入自然主義,是葉靈鳳區別于張資平的地方。葉靈鳳筆下的女性似乎都有著蕩婦的非理性徽記,在揭示人的一個方面的精神真實的同時,也批判和鞭撻了封建家族制度吃人的本質。

  而葉靈鳳的《浪淘沙》和《浴》則引起關注和憤怒。《浪淘沙》寫的是兩個表親姐弟的感傷戀愛故事,《浴》幾乎沒有情節,出現女人體的描繪,集中寫了女主人公手淫的過程和感覺。

  章克標(1900—2007),浙江海寧人,常用筆名豈凡,1918 年畢業于浙江省立第二中學,翌年負笈東瀛,就讀東京高等師范學校數學系,回國任職上海立達學院、暨南大學,兼《一般》、《時代》主編。1927 年后,參加《獅吼》,又在開明書店、金屋書店、時代圖書公司任編輯。與邵洵美莫逆知交,共同編輯《十日談》、《人言》等。他寫過小說、散文,唯小品最當行。《風涼話》(開明書店 1929)、《文壇登龍術》(開明書店 1933) 是代表作。魯迅《登龍術拾遺》和《準風月談后記》涉及章克標的《文壇登龍術》,章克標也就被稱為“富家兒的鷹犬”“、邵家幫閑專家”。章克標的小說集有《戀愛四象》、《蜃樓》,多寫男女性愛、多愛,長篇《一個人的結婚》表現上海既維持舊的又逼入新的情愛策略。中篇《銀蛇》引人注目,影射郁達夫(邵逸人)與王映霞(伍昭雪)。

  林微音(1899-1982),男,奇瘦,臉面尖削,鼻頭紅碩,江蘇蘇州人,筆名陳代。主要供職金融界。1932 年一度代邵洵美擔任新月書店經理。

  1933 年與朱維基、芳信、龐熏琴等組織“綠社”,創辦《詩篇》月刊,提倡唯美主義。林微音最當行的是散文,1936 年上海時代圖書公司出版《散文七輯》。1933 年 11 月林微音以陳代筆名在上海《時事新報》副刊“青光”連續發表《略論告密》、《略論放暗箭》,魯迅在《準風月談后記》里將他的所為與章克標所言的“登龍術”一起煮。林微音的小說多短篇,結集有《白薔薇》(上海北新書局 1930)、《舞》(上海新月書店 1931)、《西泠的黃昏》(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 1933),另有長篇《花廳夫人》(上海四部出版部 1934)。林微音小說空間有意味。滕固小說男女主人公約會安置“半凇園”,章克標作品男女主人公約會安置法國公園,林微音作品人物活動空間則幾乎涉足當時上海灘所有最摩登的處所。《花廳夫人》madame de salon 寫一個愛慕虛榮的女大學生孫雪非從家庭學校走出,走進從傳統向現代過渡的絢麗迷惑的新空間。小說出現的場景有小朱古力店、國泰戲院、福祿壽飯店、永安公司、福芝飯店、圣安娜、滄州飯店、惠而康飯店,水上游樂場有“open air”、“ rio rita”和“高橋海水浴場”。

  二、中國 dandy:邵洵美和白采

  上述幾位雖然也有“頹廢”詩作發表,但主要是小說與散文創作。上世紀 20-30 年代中國頹廢詩派最突出的詩人是邵洵美和白采。他們算得上是中國的 dandy。

  邵洵美(1906—1968),原名云龍,浙江余姚人。1906 年生于聞名滬上的“斜橋邵家”,1923年冬赴英留學劍橋,后轉法國求學。邵洵美是美男子,他有“希臘鼻子”,有出入上海文藝沙龍的美國情人項美麗(Emily Hahn)。但浪漫風流的邵公子婚姻很古典。1927 年 1 月 15 日,與表妹盛佩玉在上海結婚。盛佩玉為晚清改良運動中最著名的實業家盛宣懷的孫女。而邵洵美母親是盛宣懷的四女兒,盛佩玉的父親為盛宣懷長子。

  1916 年盛宣懷逝世,邵洵美在出喪期間見到盛佩玉,十分愛慕。遂取《詩經·鄭風·有女同車》“佩玉將將,洵美且都”之意,改名“洵美”,與佩玉相連。因愛成婚,非貪圖嫁資。邵洵美仗義疏財,有“小孟嘗君”之譽。上世紀 30 年代,魯迅在《登龍術拾遺》和《準風月談后記》里隨手拉出邵洵美“有富岳家,有闊太太,用陪嫁錢,作文學資本”,挖苦邵洵美能以乘龍快婿而“十分完滿”地直登文壇龍門。

  1938 年,邵洵美在自己主辦的中文刊物《自由譚》和英文刊物《直言評論》(candid comment)上推介毛澤東的《論持久戰》,英文刊物《直言評論》1938 年 11 月到 1939 年 2 月出版的連續 4期刊載毛著的譯文,且親自將毛澤東的序言翻譯成英文。輥輯訛但 1949 年后高中課本說邵洵美是“反動御用文人”。上世紀 60 年代他被抄家,誣為“美蔣特務”。折磨不堪,無實據獲放。晚年寂寞凄涼,1968 年 5 月 5 日去世。當時夫人盛佩玉遠在南京,湊不夠路費趕回上海見最后一面,無錢置辦衣褲,買了雙襪子托長子送夫君上路。

  邵洵美出版有三本詩集:1927 年由光華書局出版第一本詩集《天堂與五月》,1928 年由金屋月刊社出版的詩集《花一般的罪惡》,1936 年個人詩選集《詩二十五首》作為“新詩庫”之一由時代圖書公司出版。邵洵美還出版文藝論集《火與肉》,譯詩集《一朵朵玫瑰》,編譯過《黃面志》頹廢藝術家比爾利茲的《瑟亞詞侶詩畫集》、喬治·摩爾的《我的死了的生活的回憶》等。

  邵洵美翻譯喬治·摩爾(George Moore)的《純粹的詩》,輰訛輥既反對散漫的自由體的詩,認為它沒有力量,也反對桎梏式的規律,認為形式是應當的,但不可過于雕琢。邵洵美《詩二十五首·自序》總結了自己詩學觀,他試圖以“形式的完美”為中心,提出了將西方唯美頹廢詩潮整合中國頹廢詩學,認為“只有能與詩的本身的品性諧和的方式才是完美的形式”。詩歌必須從胡適那樣“只注重形式”的語言和詩體的革新中解脫、超越出來,尋求一種內在的、與內容不可分開的“肌質”的形式美。邵洵美還強調現代詩的晦澀品格,認為“一首詩,到了真正明顯的時候,它便走進了散文的領域”。輱訛輥蘇雪林《中國現代二三十年代作家》第一編“新詩”第十章《頹加蕩派的邵洵美》,輥輲訛認為邵洵美是中國頹廢派詩的代表,別樹一幟。詩集邵洵美《詩二十五首》“序曲”宣稱,他的詩歌主要表現“色的誘惑,聲的慫恿,動的罪惡”,抒寫的愛是“頹加蕩的愛”(《頹加蕩的愛》),“我是個罪惡底忠實信徒”(《甜蜜夢》),“我們喜歡血和肉的純潔的結合”、“我們喜歡毒的仙漿及苦的甜味”(《To Swinburne》),這種“結合”和“甜味”發生了變態。邵洵美詩追求官能刺激,以情欲的眼觀照宇宙一切,沉溺女性肉體的描繪和贊美,多寫女性的香艷,紅唇、皓齒、豐乳、蛇腰,這些嫵媚意象洋溢著濃濃的粉脂氣。陳夢家《新月詩選》序說“邵洵美的詩是柔美的迷人的春三月的天氣”。

  頹廢派以強烈刺激為促醒生存意識之唯一手段,所以顯示一種義無反顧的墮落精神和沉淪氣息,把丑惡當做美麗,罪惡當做道德,表現變態、病態。章克標說:“邵洵美在那名為《花一般的罪惡》的小小集子里,所表現的是一個近代人對愛欲微帶夸張神情的頌歌。以一種幾乎是野蠻的、直感的單純,同時又是最近代的頹廢,成為詩的每一章的骨骸與靈魂,是邵洵美詩歌的特質。”輥輳訛邵洵美的詩《春》“:啊,這時的花總帶著肉氣,不說話的雨絲也含著淫意。”《花一般的罪惡》:“那樹帳內草褥上的甘露,正像新婚夜處女的蜜淚;又如淫婦上下體的沸汗,能使多少靈魂日夜迷醉。”《頹加蕩的愛》“愛”熱烈、迷亂而消魂:

  睡在天床的白云,伴著他的并不是他的戀人。
  許是快樂的慫恿吧,他們竟也擁抱了緊緊親吻。
  啊,和這朵交合了,又去和那一朵纏綿地廝混。
  在這音韻的色彩里,便如此嚇消滅了他的靈魂。

  頹廢派詩人雖消沉、墮落、厭世,但并不如象征主義那樣肯定和贊美死亡,而是向死而生,背轉身及時享樂。邵洵美在《死了有甚安逸》中說道:“死了有甚安逸,死了有甚安逸? 睡在地底香聞不到,色看不出;也聽不到琴聲與情人的低吟,啊,還要被獸來踐踏,蟲來噬嚙。 西施的冷唇,怎及 XX 的手熱? 惟活人嚇,方能解活人的饑渴,啊,與其與死了的美女去親吻,不如和活著的丑婦 XXXX。”從審美方式上看,世紀末的痛苦、對現世的不滿這些西方頹廢詩歌的頹廢特質在邵洵美那里轉化為人間及時行樂,詩美的追求下放為感官刺激。

  邵洵美的《火與肉》是一部唯美—象征主義傾向的批評論集,《賊窟與圣廟之間的信徒》在論述魏爾倫(萬蕾)詩學時極盡贊美之能事,徐志摩說邵洵美“是一百分的凡爾侖”。他們的創作和詩學主張有點類似參加頹廢主義運動時期的魏爾倫和蘭波。

  頹廢派的作家偏重技巧,所以才情俱佳,文筆無不優美。邵洵美的詩有時造句累贅,用字亦多生硬,但作者天資很高,后來《蛇》、《女人》、《季候》、《神光》,都是好詩。而長詩《洵美的夢》,更顯出他驚人的詩才。章克標回憶說:“我們這些人,都有點‘半神經病’,沉溺于唯美派———當時最風行的文學流派之一,講點奇異怪誕的、自相矛盾的、超越世俗人情的、叫社會上驚詫的風格,是西歐波德萊爾、魏爾倫、王爾德乃至梅特林克這些人所鼓動激揚的東西。”“我們出于好奇和趨時,裝模作樣地講一些化腐朽為神奇、丑惡的花朵,花一般的罪惡,死的美好和幸福等,玲瓏兩極,融和矛盾的語言”。輴訛輥另外一位特立獨行的頹廢詩人是白采(1894--1925)。白采原名童漢章(可能追慕尼采的超人哲學而改名),江西臨安人,出身于書香門第,少顯才華,能詩善畫,自治小印,鐫“神童絕俗”,又用文言寫了一部詩話雜論《絕俗樓我輩語》,由開明書店出版。后父母去世,離家漂泊,又身患羸疾,婚姻不幸,深受打擊,四處游走,內心充滿孤寂、矛盾和困苦。身世遭際和個性氣質,使他接受西方現代哲學和藝術,致力文藝創作,呈現神秘、頹廢情調。

  白采曾將自己的“字號”取為“廢吟”。根據1926 年 10 月薰宇發表于《一般》雜志 1 卷 2 期上的《白采》一文介紹,白采 1923 年起在《創造周報》、《民國日報》副刊《覺悟》、《一般》等刊物上發表作品。白采開始時也歌頌著青春,企慕光明,對人生充滿著熱烈的希望,后來因為家庭變故和疾病打擊,一變而為頹廢、悲吟,詩作中閃現“骷髏”、“棺材”、“惡魔”、“鴟梟”等意象,近乎惡魔派詩人波德萊爾的《惡之花》風格;但白采之才情、個性和遭際,神似疲命奔走于熱帶大漠叢林中的天才而早熟的詩人蘭波。

  白采喜穿深黑色的西服,胸前佩戴一個大領結,那是當時藝術家的標記。他容貌清秀,風神俊朗,可以算得上一個美男子。蘇雪林《中國現代二三十年代作家》第一編“新詩”第 11 章專論“神秘的天才詩人白采”,描述白采相貌:口角雖含微笑,眼光則頗憂郁,面目也像有點浮腫,認為這個人即使不自殺,也決非壽征。輥輵訛白采案上常“陳著紅漆小棺材,床旁邊放著灰白人頭骨”,張著兩個黑洞洞的眼窟,露著一副白森森的牙齒。這顯然是歡迎死神的表征。輥輶訛詩人白采時常攜著一壺酒到公園放歌暢飲,醉則臥花蔭下直到天亮。白采的生活方式和創作姿態頗似頹廢派的“蕩子”dandy。

  白采《羸疾者的愛》完稿于 1924 年,共七百二十余行,為中國現代難得的長詩,1925 年 4 月由中華書局出版。羸疾者即肺病者,在當時是視為無藥可醫的絕癥。白采生活放浪怪僻,大概也是因為疾病纏身,苦不堪言,不愿久生,故意亂加糟蹋,以期早日脫離塵世苦海。

  長詩《羸疾者的愛》構思奇特,分為四個部分,分別是羸疾者與村長老人、母親、友人、少女等 4 人的對話。羸疾者偶然飄泊到一個山川秀美、環境安靜的世外桃源山村,“遇見那慈祥的老人,/同他的一個美麗的孤女”。慈祥的老人乃一村長,意欲以美貌的獨生女相許,那孤女“傾慕”他。但詩人自知患有羸疾,不能接受這“不勝負荷的大惠”,離開村子。詩人回到自己的家鄉,向母親和友人敘述山村遭遇,母親和友人都責勸他。最后,那“美麗的孤女”竟辭別父親“,憑著愛神的保護”,長途跋涉,找到了詩人。少女認定“執拗的人”“自示羸弱”“比別人更強項”啊,苦勸他萬勿為病“自餒”,甚至直言“為了愛,使我反厭棄了一切健全”!但“執拗”的羸疾者仍然拒絕,力勸“美麗的孤女”須向武士去找尋健全的人格;須向壯碩像嬰兒一般的人去認純真的美,因為羸弱是百罪之源,陰霾常潛伏在不健全的心里。羸疾者是不中繩墨的朽質,是不可赦的墮落者。詩人規勸姑娘“請早歸你自己的故鄉”,“記這莽莽天涯,有個人永遠為她祝福”;而詩人自己“將求得‘毀滅’的完成,償足我羸疾者的缺憾”。

  白采這首《羸疾者的愛》雄渾闊大,氣魄非凡,融入詩人的身世和真情實感,但是這首詩更多的是一種象征藝術建構。已患不治之疾的羸疾者堅決拒絕“美麗的孤女”熱誠的愛,實際上是一種“私愛”的否定,“大愛”的皈依;故事人物的設置和環境的安排,也具有象征的色彩。輷訛輥朱自清高度評價這首詩,稱贊“意境音節俱臻督造,人物的個性頗帶尼采式”,輮輦訛并發表專文對《羸疾者的愛》作全面深入評論,指出長詩縱橫鋪張,以“深美的思想做血肉”,表達了對“生之尊嚴”的深切認識,“作者是超出了一般人,是超出了這時代”。輯訛輦后來朱自清在《中國新文學大系·詩集》“導言”列專段介紹。俞平伯認為白采的《羸疾者的愛》“是近年來詩壇中杰作之一”,“此作雖有六千言而絕不病冗長,正緣一氣舒卷之故。我認為此為真的長詩,絕非拉長的充數偽品。在風格方面大略有幾點特色:(1)不雕而樸,直寫不描,故其詳實分雄渾闊大。(2)有現代語言的自然音節,頓挫一樣并妙。(3)詩中主人個性明活,顯然自述其襟懷。思路之深刻,語意之沉痛,語氣之堅決,正可作為現代青年頹馳的藥石”。輰訛輦白采詩如人生,人生如詩,率性而脫俗、唯美而頹廢是貫穿并唱響其人生和詩歌的主旋律。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五子棋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