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比較教育學論文

中外競爭情報專業教育模式比較及思考

時間:2015-03-14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8732字
論文摘要

  20 世紀 90 年代中期以來,隨著我國競爭情報理論與應用研究的興起和發展,中國科技大學、南京理工大學等高校針對國內競爭情報專業教育 ( Specialized Education ofCompetitive Intelligence,SECI) 嚴重缺失的狀況,率先組織開展競爭情報人才培養教學工作的探索,并在 21 世紀前 10 年期間里,掀起了一股在國內擁有圖書情報學或信息管理學等專業的高校中開設競爭情報課程和培養競爭情報碩士生的小高潮,有力推動了我國 SECI 的迅速發展。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 2013 年全國已有近 38 所高校先后開展了競爭情報 ( CI) 方向的碩士生教育,8 所高校和研究機構進行競爭情報研究方向博士生培養,相繼培養出上百名高層次的競爭情報專門人才,使 SECI 成為我國情報學科高等教育中的新領域[1]。

  然而,盡管近年來競爭情報理念逐漸得到企業的認可,紛紛公開招聘各種競爭情報人才,還有專家也曾根據我國改革開放及企業面臨的激烈市場競爭態勢,樂觀地預言國內將在相當長時間內出現 10 萬人以上的競爭情報專門人才需求缺口[2]。但面對如此巨大的人才需要,國內部分高校培養的競爭情報碩士、博士畢業生卻因為所學知識和專業能力遠離競爭情報實際,無法正常開展競爭情報項目而不被企業看好,最后只能回到高校或研究機構教書或從事理論研究工作,甚至有的畢業生因不能勝任相應工作被迫改行,這樣的狀況使社會各界對國內培養競爭情報專業人才的適用性產生了質疑。與國外相比我國自己培養的競爭情報人才為什么會出現這樣令人尷尬的反差呢?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如此狀況呢? 這值得國內每一個競爭情報從業者尤其是競爭情報教育工作者深思。
  
  1 競爭情報專業的教育目標和要求

  由于不同國家在經濟體制、企業參與國際分工程度等競爭環境方面存在很大不同,對 SECI 的教育目標與人才培養要求上也呈現出一定差異,形成各具特色的 SECI 發展模式。

  1. 1 對競爭情報專業教育目標的比較

  在國外尤其是西方工業發達國家中,由于經濟發展的全球化程度較高且市場體系完善,CI ( 或戰略情報) 研究與發展被看作是一門新興的應用型交叉學科,受到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和重視[3],人們通常把 CI 素養和業務能力視為企業/組織參與競爭過程中一種與眾多專業或職業要求相適應,又能提高管理績效的重要技能,因而 SECI 發展前景和應用途徑十分廣闊,它通常與戰略管理 ( 市場營銷、MBA 教育或技術經濟) 等管理類專業甚至工程學科緊密結合在一起,其教育目標大多都明確定位為: “培養能夠在管理等眾多領域內適應全球化市場競爭要求,具有強烈競爭情報意識、優良職業素養和道德規范水準的從業者與情報應用者。”

  [4]其 CI 人才教育范圍也不僅僅局限在單純的信息服務或圖書情報等狹窄領域,所開展的 CI 教學工作始終圍繞競爭主體在國際貿易、全球生產網絡和開放創新管理中全球化競爭活動普遍存在的 “信息不對稱”,以及信息技術應用中存在的 “生產率悖論”等現實問題,突出強調 CI 理論學習與實踐活動的緊密結合及其對受教育者情報能力的培養,以適應未來就業的需要,并結合不同專業特點有針對性地來制定實施培養目標和教學計劃。如在美國高校長期從事 SECI 的 J. Miller 教授就認為工商管理領域的 CI 人才應當具備: “在全球經濟一體化形勢下,學校培養出來的合格競爭情報從業者必須具備創造力、敏銳直覺、意志力、人際技巧、分析性思維、商業頭腦、學習能力等核心能力。”在這樣的教育目標指引下,許多西方國家通過 SECI 培養出來的復合型 CI 人才大多都具備較強的情報服務與管理能力、深厚的專業知識基礎及明確的職業定位。因此各產業領域對 CI 人才的市場需求呈不斷增加趨勢,相應崗位年均薪酬也普遍高于同等學歷的管理人員,就業前景非常廣闊。

  而我國高校開展的 CI 教育活動盡管起步不晚,但受CI 理念由情報界率先引入國內的歷史背景和陳舊 “情報思維”慣性以及傳統決策機制等因素的影響,SECI 大多均起源于圖書情報學等文科弱勢專業,其發展定位人為限制在 “圖書館學·情報學·檔案學”一級學科和 “情報學”二級學科之下,僅僅被看作是傳統圖書情報學教育體系中新增的專業方向之一,學科建設視野相對狹窄,缺乏針對性和系統性[5]。并且在引進 CI 教育理念和開展 CI教育實踐過程中,也沒有很好地與我國作為處于全球經濟一體化激烈競爭國際環境、經濟結構迅速轉型的發展中大國的具體國情相結合,造成 SECI 的目標與國家推進市場經濟體系建設和增強企業自主創新能力等實際需求脫節,培養出來的 CI 人才在市場適應能力、職業技能養成及專業發展空間等方面均存在很大局限性。當前國內高校確立的 SECI 方向不僅嚴重偏離了市場競爭實踐,而且與競爭主體希望通過引入 CI 人才開展有效競爭情報活動來改變其在國際競爭中的劣勢地位,以創造和保持優異業績等實際需求存在較大差距,導致學生畢業后的職業獨特性和就業優勢難以得到充分體現,學校辛苦培養出來的 CI 人才得不到社會普遍認可,也使得 SECI 的健康發展失去外在動力。

  1. 2 對競爭情報專業人才要求的比較

  根據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同需要,目前許多國家對 SE-CI 的人才要求通常分為具有 CI 背景的中高級管理者、從事 CI 理論與應用研究的專業人員和面向公眾的 CI 知識普及 3 個不同層次,并且紛紛制定出了相應的專業教育大綱,對不同層次的 CI 人才作出明確的要求和標準。如美國匹茲堡大學卡茨工商學院開設的 SECI 人才培養方向定位在 “具備較強 CI 專業技能的中高級管理者”層次上,明確要求所培養的 “CI 人才必須具有敏銳的觀察能力和前瞻性意識,能夠將情報搜集和分析工作與企業戰略管理、技術風險評估等業務相結合,有效幫助 CEO 及時作出正確決策”[5]; 而在世界上開展 SECI 最早的瑞典隆德大學則重點培養 “具有創新精神和卓越洞察力的 CI 頂級研究人才及管理官員”,明確要求學生能夠 “將 CI 知識與技能很好地應用到國際貿易和技術研發及商業化競爭中去”[6],在招生條件上要求接受 SECI 的學生應當具備經濟學、管理學或理工科等本科以上學歷,或者具有從事過企業管理或技術研發的實踐經歷。因此,這些國家在實施SECI 過程中往往能根據不同層次的 CI 人才具體要求,有針對性制定實施教學計劃,科學設置出合理的課程和教學內容,并逐漸形成 CI 專業教育、CI 背景教育和 CI 普及教育三位一體的人才培養目標定位金字塔結構 ( 見圖 1) ,有效保證了 SECI 的質量。【1】

論文摘要

  
  所以,目前國外尤其是西方工業化國家開展 SECI 的目標大多都能夠較好地適應社會各界對不同 CI 人才的技能和素養教育需要,培養出來的各類 CI 人才不僅深受企業/社會普遍歡迎,而且也取得明顯的經濟社會效益,并逐步形成了 CI 人才教育的良性循環。

  相比之下,國內高校開展的 SECI 由于受圖書情報專業背景局限性的嚴重影響,對所培養的 CI 人才要求層次比較單一,大多定位為 “能夠熟練掌握競爭情報的理論與方法,較好利用圖書館、科技情報所和信息中心等機構擁有的公共信息資源,為企業或其他競爭主體提供相關信息和情報服務以及管理的中高級專業人員”

  [7],甚至有的高校對 CI 教育對象僅限于滿足圖書情報等少數學科領域師資培養的需要。這種對 CI 人才的籠統要求不但缺乏必要的專業針對性和職業傾向,而且培養目標也脫離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實際,畢業出來的學生在專業技能上普遍存在著致命弱點: 即只擅長對基于 “學術研究為目標”的明晰公共信息資源開發利用,而對社會上廣泛存在,以及企業競爭中不可或缺的非正式交流信息和隱性知識 ( 如人際網絡情報) 等缺乏正確的搜集、甄別、判斷、分析和利用能力,很難適應企業等競爭主體在市場營銷、技術創新和戰略規劃等方面正常開展各項 CI 服務工作的實際要求,從而限制了其就業的發展潛力。

  2 競爭情報教育的課程定位與教學模式
  
  為適應全球范圍內 SECI 的迅猛發展和針對不同層次CI 人才教育的多樣性要求,國外眾多專家學者對 CI 教育的專業課程定位及其模塊化設置等方面的問題,組織開展了持續的研究和實踐嘗試,并取得了不少成功的經驗。

  2. 1 競爭情報專業課程定位和教學模式的比較

  根據長期的深入研究和實踐探索,國外高校通常把SECI 的專業課程定位分為以下 3 種基本模式[8]:

  1) 高管情報背景教學模式。開設這類 SECI 課程的主要目的,在于重點培養大型企業、跨國公司或政府部門從事 CI 業務領導、管理與協調的中高級管理人才,以滿足企業、高科技產業發展甚至政府部門對具有 CI 教育背景高層次管理人才的迫切需求,如近年來由美國聯邦政府競爭力 委 員 會、哈 佛 大 學、全 國 生 產 力 和 質 量 中 心( APQC) 等單位共同發起,并正在積極推進的 “未來領航者人才”教育計劃中的 CI 教育項目就屬于這類課程[9]。

  它一般由高校、政府、企業與社會組織等幾方聯合舉辦,整個課程設置由若干精品 CI 管理基礎課和眾多專題討論、學術講座組成,通過為期 1 ~ 2 年的全面系統學習,學員不僅可以了解到 CI 的理論精髓和先進管理思想,而且能聽到來自成功企業應用的 CI 經驗交流和理論研究前沿介紹,從而很好地開闊了學員的視野,盡快樹立起正確的“情報觀”和強烈的情報競爭意識,并逐漸被培養成企業/ 政府組織開展 CI 活動的積極倡導者和 “保護神” ( 即情報界所稱的 Champion) ,成為 CI 業健康發展的中堅力量。

  2) 競爭情報專家教學模式。這類課程定位在國外的SECI 體系中占有很大比例,也是發展時間最長和較為成熟的 CI 課程,其主要目的在于培養具有較高職業素養和業務技能的 CI 研究與應用服務專家,同時在教學中又詳細分為 CI 搜集處理人員、CI 系統建設與維護工程師、CI分析研究專家和 CI 成果組織與傳遞服務者等不同類型的系列化人才培養[10]。由于該課程設置通常可根據未來新興產業部門或企業發展對 CI 專業人才的不同需求,將 SE-CI 作為工商管理、理工專業甚至金融工程類學科學位教育計劃中一個相對獨立的 CI 專業方向,它較好地解決了CI 專家型人才培養中專業性與適應性之間的矛盾,因而培養出來的此類 CI 人才往往具有情報服務技能針對性強且知識面較廣和專業適應性好等特點。

  其中,比較典型的例子有目前法國馬塞第二大學正在推進的 “技術情報與企業創新管理” ( EIMTI) 專業碩士人才培養課程計劃,該課程學制一般為 2 ~ 3 年,除了在課程設置中安排較多的 CI 基礎知識課和若干具體技術專業 ( 如現代網絡技術、生物醫藥制造等) 背景課外,還專門設置了與國際技術競爭情報 ( CTI) 發展實踐密切相關的 “高技術轉移與知識產權管理”、 “戰略性技術前瞻中的競爭情報”等較大比例的選修課程,以及 “國家創新政策比較研究”等學術講座、大量專題討論和實習,使得學生在校期間受到全面系統的專業 CTI 理論知識和服務技能訓練,畢業時單獨授予理工類或管理學科的碩士學位[11]。這樣培養出來的學生在相應專業素質和情報能力等方面不但擁有復合型的職業特征,而且對各種 CI 實際工作又具備較強的適應性,所以深受市場和企業的普遍歡迎。

  3) 各行業 / 領域的競爭情報通識教育模式。國外對這類課程的定位一般是將 CI 基本教學內容鑲嵌到相關學科的專業課程中,或者結合不同學科的特點開設 CI 選修課,有針對性地開展教學活動,以保證在工商管理、理工科和金融等眾多學科的教學課程體系中都能有效傳授 CI 知識與基礎方法,教學目的在于培養上述不同專業學生或其他受教育者樹立正確的 “情報價值觀”以及基本 CI 素養,其學制通常為 1 ~2 個學期,它通過組織相應的情景模擬教學、專題講座和應用體驗,提高他們在未來工作中自覺運用 CI 解決實際問題的基本能力。例如,國外高校就結合市場營銷管理專業的特點,在市場研究課程中重點講授CI 合法搜集方法; 在人力資源管理課程則講授怎樣運用傾聽技巧獲得有價值的情報等[12]。但此類課程設置的難點在于如何打破相應專業領域知識獲取與應用 “完全理性”的慣性思維,充分體現 CI 通識教育的作用,以及怎樣確定 CI 素質教學與相關專業課程的比例關系等問題達成共識。

  2. 2 競爭情報專業課程設置的模塊化

  按照不同層次 CI 專業人才培養和課程定位的需要,國外高校的 SECI 體系大多采用模塊化方式來安排教學內容,通常根據不同 CI 人才培養目標要求將教育內容分為CI 基礎知識、核心知識與能力和提高及技術三大部分的課程即 9 ~18 個細化的內容模塊[13]。在具體的教學實踐中,往往由舉辦 SECI 的學院或授課教師根據不同層次 CI人才培養目標和教學大綱要求,通過合理選擇、搭配、調整各個模塊來制定實施不同層次的教學課程表,從而形成以 “基礎知識課程 + 核心能力培養 + 提高及技術專題”

  三大模塊化內容為核心的 CI 教學模式。其中:

  1) 基礎知識課程。包括 CI 基本概念與活動過程和情報循環機制; 怎樣確定或者清晰表述相應的 CI 需求; 如何對來自不同渠道的信息/知識進行搜集、甄別和理解所表達的內容; 怎樣根據不同企業決策模式/風格特點組織開展 CI 活動; CI 成果的主要類型及其如何產生; 用戶怎樣分享、利用這些 CI 成果并從中獲益; CI 活動的道德倫理和法律規范等 4 ~6 個教學內容模塊組成。

  2) 核心能力培養課程。包括如何準確評估組織文化和決策環境差異對 CI 需求的影響; 怎樣根據 CI 需求評估結果,合理運用信息技術和軟件工具設計建立適合不同企業或組織等競爭主體要求的 CI 系統及其情報服務體系;怎樣有效利用各種情報軟件工具開展 CI 分析和綜合,并為決策者制定出可行性的建議和意見; 如何創建支持 CI活動的組織文化和基礎設施,更好地向用戶推廣和銷售CI 服務和產品; 如何從決策者那里獲得關于對 CI 服務內容與質量的真實反饋等 5 ~8 個教學內容模塊組成。

  3) 提高及技術專題的課程設置則根據不同類型 CI 人才的具體要求,在完成上述兩大 CI 基礎知識和技能課程學習后,有針對性地開設若干專業性較強的專題教學或技術實踐內容模塊,通過實習和親自動手來提高受教育者靈活應用 CI 知識和技能解決具體問題的實際能力。例如英國德蒙特福特 ( De Montfort) 大學在基于市場營銷管理專業的 CI 課程設置中,就把 CI 作為其市場營銷專業教育體系的一個關鍵環節,通過專題演講、案例分析和情景模擬等教學方式將市場營銷、商業決策、客戶關系管理、市場經理、購買行為和零售管理等主干課程結合起來,并安排一定時間的 CI 實踐和交流活動,讓學生深入其境地理解和親身體會 CI 在不同市場營銷行為和競爭活動中的作用,從而增強了他們應用 CI 的能力[4]。

  2. 3 我國競爭情報教育專業課程設置存在的差距

  與國外 SECI 的課程設置和教學內容相比,國內高校的 CI 教育始終定位在情報學二級學科下的專業方向之一,在專業課程設置上仍然延續了經典情報學 “重視公共顯性知識,忽視意會隱性知識”的純理論學科傳統,課程定位自我封閉,既沒有結合我國經濟科技發展需要和 CI 學科特點,主動與工商管理、制造技術和金融服務等其他專業學科領域形成緊密合作關系,衍生出一批適應國內國民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要求,具有就業競爭力的專業人才需求特點培養方向 ( 如工商競爭情報、制造技術情報和國際金融情報等) ,更沒有與產業界建立起良好的交流溝通和產學研結合機制,導致國內 SECI 的課程設置和教學與國民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實際完全脫節。與國外上述 3 種課程定位及其教學內容相比,我國現行的 CI 專業方向教育程度略深于其 CI 通識教育,但又遠達不到 CI 專家級教育的水平,且對于高管情報背景的教育模式尚為空白。

  同時,國內高校的 CI 課程設置普遍存在偏重傳統圖書情報理論和信息技術應用培養等主要問題,其中涉及圖書情報理論和信息技術等內容的基礎性課程占了很大比重,有的高校甚至達到 70% 以上,而 SECI 所必需的主干課程設置卻顯得十分單薄 ( 尤其缺少 CI 活動信息多樣性、情報道德倫理法律等關鍵性內容) ,課程設置缺乏針對性和教學方式僵化單一等問題突出[14],發展中缺乏符合國情的 CI 專業教學大綱、合適教材和案例輔導材料,教師在教學實踐中大多直接采取 CI 專著作為教材或者將各類企業管理教材中有關情報內容加以拼湊成的所謂新 “教材”,教學內容大多停留在介紹 CI 的基本概念、發展概況、情報搜集和分析方法、服務系統建設等較淺顯的層面上。而且目前我國接受 SECI 的對象又大多來自攻讀圖書情報學專業的高校文科大學生,普遍存在專業知識背景和社會經歷很難適應未來 CI 工作要求等現實弊端,造成學生在 2 ~ 3 年有限的時間里不易養成正確的 “競爭情報觀”和基本職業技能,畢業后既不能適應未來 CI 工作的實際要求,也很難滿足社會各界對不同層次和專業情報服務的 CI 人才具體需要。

  而另一方面,由于我國長期以來對于圖書情報學等不能直接產生效益的交叉學科重視不夠,導致高校在 SECI上的投入不足,從事 CI 教學工作的合格師資嚴重短缺,專業教師大多缺乏經濟、管理學等組織開展 CI 活動所必備的知識背景和實踐經驗,教學中往往只能從理論到理論,空洞性的論述過多,存在 “學院派”和 “拿來主義”的傾向,并且受學校普遍缺乏開展 CI 實踐能力訓練或實習條件等客觀原因的制約,使得目前進行的專業課程教學往往很難激起學生對 CI 工作的興趣和熱情,最終造成課堂知識學習與專業技能養成之間存在較大差距,難以達到預期的教育效果。中外 SECI 的教育目標、人才要求和課程設置等方面的情況比較見表 1。

  3 提高我國競爭情報教育水平的若干建議

  根據以上對中外 SECI 培養目標與人才要求、教學模式以及課程設置等方面的比較分析,并針對當前國內開展CI 教育實踐中面臨的主要問題,建議有關部門和高校采取以下措施,以推進我國 SECI 事業的健康穩定發展。

  3. 1 按照國家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大力調整 SECI 的發展方向和教育培養目標

  2013 年 11 月召開的中共中央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 “經濟體制改革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大幅度減少政府對資源的直接配置,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這就意味著今后 CI 工作將在我國經濟發展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同時也對專業技術和管理人員的 CI素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顯然,目前我國高校這種依附在傳統圖書情報教育體系上的 SECI 模式已遠遠不能適應新形勢發展的要求。因此,建議有關方面進一步解放思想,按照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打破傳統圖書情報教育對 SE-CI 發展的束縛,并結合不同類型高校的未來發展目標,調整 SECI 發展方向和培養目標,完善不同層次的 CI 教育體系建設,積極推動 CI 教育與管理學、工程科學等相關學科和產業界以及政府部門的全方位合作或開展聯合辦學,為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培養更多適應改革開放要求的各類合格 CI 人才。

  3. 2 加強我國 SECI 師資隊伍建設,完善 CI 專業教學大綱和課程設置

  從中外 SECI 發展的比較可以看出,由于國內目前從事 CI 教學工作的教師知識背景基本上是圖書情報學或其他人文社會科學,缺乏工商管理或科技創新等領域的基本知識和實際經驗,也很少有機會直接參與或組織過具體的CI 項目,對 CI 的運作缺少深刻的感悟和理解,這種狀況與國外從事 CI 教育的教授大多長期從事過 CI 活動甚至有的還擁有自己的咨詢公司形成鮮明的對照。因此,如何辦好我國高校 SECI 和拓展 CI 專業范疇,必須盡快建立起一支具有較高素質和勇于奉獻精神的 CI 專業教學師資隊伍。

  在目前尚不能直接從國外引進或很快培養出國內合格師資的情況下,可考慮不拘一格地聘請一些具有豐富實戰經驗的 CI 專家和企業家來參與學校的 SECI 工作,以改變當前CI 教育脫離市場競爭實際的狀況。同時,在總結國內高校發展 SECI 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借鑒學習國外的成功做法,按照各類 CI 人才教育要求,組織力量制定我國的 CI專業教學大綱和完善課程設置框架,以及教學質量評價標準,進一步規范高校 CI 專業教學工作。

  3. 3 根據我國 CI 教育事業發展的實際,有重點地建設一批 CI 專業教學實習基地和 CI 理論研究與應用實驗室

  針對目前我國 SECI 培養出來的人才普遍缺乏實際工作體驗和接觸真實 CI 項目機會等突出問題,建議由政府相關部門牽頭和支持,選擇一批長期從事 CI 研究與應用服務,且具有豐富實戰經驗和雄厚實力的機構、咨詢企業等,與開設有 SECI 的高校院系聯合建設 CI 專業教學實習基地,為接受 CI 專業學習或此類培訓的在校大學生提供一個能夠親身體驗或參與 CI 項目的場所。另一方面,還應當根據我國 SECI 不斷發展和學科建設的客觀要求,在相關高校和情報研究機構中有重點地建立若干涉及工商管理、技術創新和金融服務等國民經濟社會發展領域急需的專門 CI 理論研究與應用實驗室,加強相應專業 CI 研究與應用的基礎設施和局域網絡環境建設,不斷提高國內在這些領域中的理論研究和專門人才教育培養水平。

  3. 4 根據我國未來 CI 人才需求趨勢和理論與應用研究的實際,加大對 SECI 人才培養的資金投入力度

  由于 CI 作為一門新興的交叉應用型學科,在國內外發展的歷史也不長,尤其在我國人們對它在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中的作用和地位還缺乏深入的了解和正確認識,組織開展 SECI 工作往往得不到社會各界和政府部門的大力支持。然而,隨著我國全面深化改革步伐的加快,對各類CI 專業人才的需求將會大幅度增加,為此政府部門在不斷增加對 SECI 事業投入的同時,還應當制定出臺相關政策引導和支持產業界結合自身參加國際競爭實際對 CI 人才的特殊需求,主動與高校和研究機構緊密合作,加大對SECI 人才培養的持續投入力度,從而推動我國 SECI 的健康發展。另一方面,為鼓勵支持國內 CI 杰出人才的脫穎而出,建議以政府牽頭,由專業協會、社會或個人共同參與,定期評選 CI 行業領軍人物,加強 CI 研究與應用團隊的培育,并設立 “競爭情報發展杰出人才獎勵基金”,對在我國 CI 理論研究、人才培養和成果推廣應用工作中作出卓越貢獻的杰出個人和組織給予獎勵,從而提高社會各界對 CI 人才的認可和肯定。
  
  參考文獻
  
  [1] 彭靖里,Jeanne·楊,李建平 . 各國競爭情報專業教育發展態勢與特征分析 [J]. 情報理論與實踐,2013,37( 1) : 8-12.
  [2] 李子臣 . 競爭情報專業人才培養的研究 [J]. 情報科學,2005,23 ( 3) : 104-107.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五子棋大师